注册官方账号 登陆官方账号 下载客户端

我的网站

/ 专业 / 创新 / 共羸 /

幻灯4
幻灯3
幻灯2
平台公告

三面蔡文胜:草根、大哥和投机者

发布于:2017-06-22来源:我的网站 点击:
内容摘要:在进入互联网的第17年,蔡文胜遭遇了一场狙击。 子弹来自他曾经心爱的公司4399游戏。6月20日,他被高调举报偷税3.6亿,在他很快澄清并发布律师函后,风波渐息。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
在进入互联网的第17年,蔡文胜遭遇了一场狙击。
 
子弹来自他曾经心爱的公司4399游戏。6月20日,他被高调举报偷税3.6亿,在他很快澄清并发布律师函后,风波渐息。
 
这不是他第一次被卷入这样的麻烦。几年前,也是4399游戏,骗股风波成为蔡文胜至今不愿多谈的伤疤。再往前,还有与牢狱有关的珊瑚虫纠纷。
 
投机分子、精明福建商人……这曾经是蔡文胜的标签。如今,借美图之名,他披上理想主义的外衣,也开始把“改变世界”这样的情怀挂在嘴边。但草莽时代埋下的痕迹,始终若隐若现,如同旧日文身,成为抹不掉的记印。
 
这是大哥蔡文胜留给江湖的往事。
 
初入江湖
 
蔡文胜大概是互联网圈里最有江湖气的人。
 
去年年底,美图上市,董事长蔡文胜身价暴涨。在上市后的感谢信里,他致谢的第一个人是结拜兄弟蔡宝忠。
 
 
 
图:美图被称为“流血上市”
 
这是一个英雄相识于微时的老派故事。两人在小学一年级相识,7岁时结拜,两年后,对方举家移居香港。14岁,蔡宝忠从香港带回一条20块钱的裤子,作为礼物送给蔡文胜,并告诉他,自己一个月能挣3000块。
 
蔡文胜第一次嗅到了金钱的美妙。
 
收到礼物的第二年,蔡文胜就辍学了。他拉上中学同学,在泉州石狮街头摆起地摊,卖计算器、傻瓜相机、录音带、打火机、化妆粉饼。
 
如同初入江湖的少年,他肯使出自己全部的力气,但总有倒霉的时候——因为售卖的打火机机身印有比基尼美女照,城管以“有伤风化”为名,把他抓起来关了一个礼拜。
 
但他还是赚到了钱。得益于地摊生意,当时石狮的年轻人大多只能按根买烟,蔡文胜和同伴经常一买就是一包。握着整包的万宝路,他像拿到江湖通行证一样骄傲。
 
做草根的生意,去钱多的地方——多年以后,蔡文胜这样总结自己的成功路径。
 
寻找秘笈
 
石狮是一座富庶的工业化沿海小城,诞生过七匹狼、安踏、361度等鞋服品牌。
 
蔡文胜的表兄蔡炯明就是典型的石狮生意人,1988年凭借品牌斯特兰收入数千万,1998年带领公司在香港上市。很长时间里,蔡文胜的梦想就是超越表哥。
 
蔡文胜最羡慕表哥的这一年,远在北京的张朝阳推出了搜狐网,泡沫前的繁荣,让中关村无数张年轻的脸庞都写着振奋。
 
但这一切都与蔡文胜无关。
 
他做了很多赚钱的尝试,但起初并不顺利。他在菲律宾做生意成功捞金,结果遭遇变故回到原点,随后,他准备转道澳洲发展。
 
途径香港时,据称是“心血来潮”,他掏出几乎全部家当30万,买入了盈科数码的股票。
 
这一单让他赚了100多万。随后,他放弃了去澳洲,回厦门买房安家,剩下的钱全投入了跟互联网相关的股票。
 
这样的戏剧转折与武侠小说里常见的套路神似:少年跌入某处深渊,意外撞见隐世高人或绝世秘笈,鸟枪换大炮,神气复出。
 
 
 
图:少年蔡文胜喜欢古龙小说里的草根英雄
 
“互联网”成为蔡文胜发现的那本秘笈。
 
但他很快选择远离了股票。2000年3月开始,互联网泡沫破灭席卷全球,股票市场哀鸿遍野,蔡文胜抽身很早,但他心有余悸,到2007年前都没有再碰过股票。
 
与张朝阳、李彦宏这些海归精英的入场方式不同,地摊少年蔡文胜选择了获利更快、更接地气的项目:域名。
 
他的法宝是快。
 
某天他看到新闻:名为business.com的域名卖出750万美元天价,第二天,他就把两万块甩在了柜台上,换回一台联想天禧电脑,开始鼓捣域名生意——成为天使投资人后,蔡文胜分析过南北方人创业的区别:北方人还在思考,南方人已经去行动试错了。
 
蔡文胜付出了试错成本:那是2000年,有价值的域名早就被注册完了,他新注册的1000多个域名,一个都没卖出去。220元一个的成本,全都打了水漂。
 
他开始研究域名注册的门道。比如租用美国服务器,用类似1@1.com的简单阿拉伯数字先抢注,成功后再修改信息,加快提交速度。
 
最重要的是,他抓住了域名生意每年需要续费的漏洞——他可以抢注那些因为没来得及第一时间续费而流出来的域名,再高价卖掉。
 
2001年5月,他卖出第一个域名,买家忘记续费,只能花1.2万买回这个教训。此后3年,蔡文胜每年的域名生意收入不少于百万,爱奇艺qiyi.com、土豆网tudou.com、创新工场chuangxin.com、暴风影音baofeng.com 等域名,都曾是他的囊中之物。
 
最贵的一个域名,他卖出过120万美金的高价。
 
他成功了,“全中国真正从买卖域名里赚到钱的人不超过100个,我应该是最棒的。”
 
不过,这门商业逻辑正确的生意,听起来总有那么一点道德不正确。
 
蔡文胜有过一次义气之举:他把成功抢注的域名FM365.com 免费还给了联想。联想最初报价超过百万,但受邀去北京谈判时,蔡伟生被联想一位副总打动,决定免费返还。
 
那次,他在联想数位高管的陪同下,参观了这家明星公司。那是他进入北京互联网江湖的起点,随后,他的人脉圈子也渗入到了北京。
 
事后看来,FM365.com 这笔未成的生意,带给蔡文胜的价值远超百万。
 
草莽大哥
 
蔡文胜的大哥气,在做站长之时渐成气候。
 
2003年,他创办导航网站256.com。效仿对象是hao123.com 创办者李兴平,后者同样草根出身,初中文化,此前干过电脑组装和网吧管理工作。
 
这是一个属于草莽的本土江湖。
 
个人网站资金投入少,技术含量低,因此,站长圈子里多是李兴平、蔡文胜这样的草根阶层。他们离现金很近,离资本很远。
 
蔡文胜很幸运。
 
他遇到了雷军。后者在2004年想投资hao123,但李兴平性格内向不爱与人打交道,雷军转而找到了256,此时,256.com 的日流量已经达到400万。
 
雷军的电话是在一天晚上8点多打来的,两位南方人聊了一通宵。雷军给出建议:来北京发展,机会更多。
 
后来,因为IDG投资了256,雷军没有再投,但两人就此成为朋友。
 
搬来北京后,长袖善舞的蔡文胜迅速拓展了人脉圈,正式步入江湖中心——第一次见到IDG 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后,蔡文胜好几天没舍得洗手。他是草根网站里第一个拿到融资的,IDG 也是第一次投没有PPT、没有大学学历的创业者。
 
但很快,在位于南池子的四合院里,蔡文胜接待了薛蛮子、刘韧、雷巡这些大咖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业内人成为他的座上宾。
 
2005年,他甚至拿到了Google 的投资。当时Google还没有进入中国,256是其在内地除百度之外的第二个投资项目。
 
春风得意的蔡文胜第一次真正扮演起大哥的身份。
 
2005年4月,他个人出资承担所有食宿费用,在厦门举办为期两天的“中国互联网站长大会”,国内流量最大的150位个人站长受邀参加。
 
 
 
图:蔡文胜连续张罗了三届站长大会
 
当蔡文胜哆嗦着腿上台演讲时,他大概也没有想到,这场草莽英雄大会,将成为很多个人网站转型商业的直接动力,而他自己,会通过对与会者王定标(Chinabbs 创始人)、姚劲波(58同城创始人)的投资,再次转换赛道,成为天使投资人。
 
其实这才是他最爱的“一块钱赚出一百块钱”的好生意。
 
2007年,蔡文胜把256卖给谷歌,据称售价高达千万美金。除去与李兴平合作创立的4399 游戏,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投资上。
 
至此,这位昔日独闯江湖的小弟,手握重金,开始自创门派。
 
他还是专注草根项目。他的那些知名“小弟”特征明显:学历不突出、福建人。比如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、冷笑话精选创始人伊光旭、飞鱼科技总裁陈剑瑜等。
 
 
 
图:蔡文胜与吴欣鸿在美图发布会自拍
 
关于草根,他有过一段讲话:“我小学差点没有读成,因为穷被当坏人,受到歧视,然而受到歧视,让我的内心更加强大。”
 
他了解并相信草根的力量。
 
2008年,蔡文胜离开北京,回到主场厦门。按照他的说法,在北京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开会见人,没有办法接触一线用户和思考。
 
在厦门的办公室,他挂出一块“隆中领略”的牌匾,自比诸葛亮:诸葛亮在南阳种田,但谋略天下,不忘整个世界。
 
到2009年,因为偶然结识主管厦门软件园的副市长,蔡文胜被带去参观厦门软件园,继而花三四千万买下一栋楼,把自己参与创办、投资的公司都搬了进去。
 
“感觉像到了蔡文胜的互联网帝国”,一位曾经前去拜访的记者回忆。他后来在北京参加过几次美图手机的发布会,每次都能在台下见到一众蔡文胜的所投公司的“小弟”。
 
蔡文胜讲究风水。据说那栋楼找高人看过,是上风上水。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曾经描绘这样的细节:
 
“有一年厦门暴雨积水成灾,软件园的咖啡馆都泡了水,这栋楼的地下车库却和马路对面二层楼一样高,丝毫无损。”
 
有地、有人、有钱,大哥蔡文胜的江湖地位,逐趋平稳。
 
灰色过往与情怀
 
如今,蔡文胜在美图打的是“情怀”牌。
 
美图是蔡文胜从一堆杂货里捡出来的项目。
 
去北京发展前,他在厦门留了一家域名公司,等2008年回来时,这家38人的公司,居然凭借手里域名多,鼓捣了十几个项目。
 
他砍掉了多余的,只留了美图和欣欣旅游。几年后,前者成为他最重要的标签——受益于社交、直播等风口,美图秀秀成为国民应用,主打自拍的美图手机,也成为网红热门工具。
 
美图CEO吴欣鸿是蔡文胜门派里的忠实成员。
 
他从高中开始炒域名,被蔡文胜在论坛里发现,约在泉州某棵大榕树下见了面。此后,吴欣鸿折腾过十几个创业项目,但直到做出美图才算见到了曙光。
 
 
 
图:美图手机主打自拍
 
据公开资料,截至2017年1月,美图活跃用户达到5.2亿。尽管股价波动、盈利无期等问题一直缠绕美图,但这样的用户规模,确实给了蔡文胜畅谈情怀的底气。
 
他说:
 
“希望用美图去颠覆世界,让非洲人也用上这类的产品。”
 
“美图公司促成我们想去做一家伟大的公司,真正为理想而做一件事情。未来,我们的愿景就是让全世界都使用美图产品,让全世界都变得更美。”
 
……
 
与其说是讲情怀,不如说这是蔡文胜的精明之处——资本喜欢这样主题宏大、充满想象力的故事。他想赚更多的钱,自然需要画出更大的愿景。
 
但情怀这条路不好走。
 
一方面,儿子在悄悄打脸。美图上市后,蔡文胜之子频频抛售股票,不到半年套现超过9亿,质疑声甚嚣尘上。
 
另一方面,蔡文胜难以摆脱过往。他太聪明,太会赚钱,又毫不掩饰这一切。
 
与精英范的互联网创业者不同,草根出身总容易留下一些把柄:
 
比如4399骗股风波。百度出身的技术大拿曹政在2009年出任4399 CTO 时,蔡文胜许诺其 1.5% 股权,5年后,曹征被告知股权被缩水为万分之七,疑被沦为4399股权之争的牺牲品。
 
 
 
图:曹征与蔡文胜之争,最后和平收场
 
比如与灰色产品番茄花园、珊瑚虫QQ 的隐秘关系。两款产品的开发者都被捕入狱。
 
有媒体最近盘点了公开资料,称蔡文胜是番茄花园经营单位的股东之一,番茄花园网站曾与256合作;珊瑚虫创始人陈寿福,曾收取一家公司205万的广告费,该公司由蔡文胜投资。
 
尘封十年的历史再次被激活。
 
2007年8月,相传受珊瑚虫案子牵连,蔡文胜曾在厦门遭网监处问询,256 公司一台运营珊瑚虫的服务器被带走——厦门网监处后来对此进行了辟谣,但这并不妨碍另一个传闻在站长圈传播:陈寿福被抓后,蔡文胜曾经远走新加坡避难。
 
这些灰色的过往,成为了蔡文胜情怀之路的阻绊。
 
情怀之路,也是大哥想要变成教父的进阶之路。在商业社会里,更高的地位,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资源、人脉、权力和金钱。
 
这是一条荆棘之路。即便被誉为“互联网圈里最让人如沐春风的人”,蔡文胜的背后,永远有人在虎视眈眈,想冲出来撕开往日隐秘伤疤。
 
大哥蔡文胜,且行且小心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回到顶部